当前位置: 主页 > 优德娱乐平台 > 正文

美土关系: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8 13:58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近年来,美国同土耳其龃龉不断,两国在对“居伦运动”、库尔德问题、叙利亚问题等问题上矛盾加剧。此前,土耳其以涉嫌支持恐怖主义、参与未遂政变为由,将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长期拘押,美国多次要求释放无果。8月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将对土耳其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采取制裁措施,之后土耳其方面宣布将采取同等报复措施;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对土耳其加倍征收钢铝关税(钢铁进口关税将提高到50%,铝产品进口关税将提高到20%),土耳其货币里拉大幅贬值,土耳其10年期债券收益率骤升至20%,股市暴跌。8月15日土耳其发布总统令,对美国生产的部分商品加征进口关税。

自从2016年挫败军人发动的“7·15”政变以来,埃尔多安对内整肃,与俄罗斯关系拉近,甚至决定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S-400。6月18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自己的2019年国防预算案,其中规定,如果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将对安卡拉实施制裁。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土耳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并称“不承认连带制裁”。在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上,土耳其反对美国支持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武装。美国却支持库尔德民主联盟党,2018年1月美国帮助库尔德组建一支大约3万人的武装。双方矛盾激化,土耳其在叙利亚阿夫林地区展开“橄榄枝”军事行动,土耳其出兵阿夫林。6月4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访问美国,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进行了会晤,双方主要围绕曼比季问题,以及土耳其F-35战机交付问题进行了磋商。最终,就曼比季问题达成了协议,促成了所谓“曼比季和平进程路线图计划”,根据该计划,土美军队联合巡防曼比季地区。

自2002年执政至今的土耳其领袖埃尔多安,一方面做出坚定扞卫世俗化国家道路的姿态,另一方面在政治和社会生活领域推动了一些宗教措施。同时,他不动声色地肃清了军队中的大量反对力量。“7·15”政变后,埃尔多安借势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威,重新梳理现代性和西化的关系。

在国内政治层面,埃尔多安的目标在于追求权力的集中,追求自身及正发党对国内事务的绝对性控制。首先,埃尔多安将宗教引入政治从而平衡世俗主义的力量。在强调坚持宪法规定的世俗主义原则之外,更多地强调宗教相对于世俗主义政治的优先地位。其次,埃尔多安通过调整军方和文官政府的关系,保证文官政府和军方权力的平衡。2016年军变未遂后,埃尔多安对军方进一步打压,甚至使文官政府获得了某种优势地位,结束了土耳其政治长期以来存在的双重主权,深刻改变了土耳其的政治生态。2017年的修宪公投,埃尔多安的权力进一步集中,土耳其由议会制转变为总统制。

在对外关系层面,埃尔多安追求土耳其在中东的存在感和土耳其对区域事务的主导地位。最初力主“零问题睦邻”政策,而后则追求与历史潮流的合拍,以多种方式介入别国内政。其主要手段是经贸开道、与邻为善、广交朋友,在维护中东现状的前提下,扩大和改善土耳其生存空间。与此同时,埃尔多安运用外交来巩固其国内地位。一方面,希望通过对抗西方的精英,激发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从而获得民众的选票。另一方面,通过运用外交手段服务于内政,并将内政置于一种优先的位置,将外交作为工具来扩大选民基础,获取选民的支持。

土耳其是中东地区大国,对域内其他大国而言自成一极。它在中东国家中人口最多,同时经济总量与军事实力都雄踞榜首。土耳其利用多元的地缘位置、多种文明交汇的特点,游走于东西方之间,以扩大本国的外交空间,在地区扩大自身影响力、追求域内的一极力量地位,塑造于己有利的地区格局。土耳其在叙利亚、卡塔尔和伊拉克都有军事介入的成分。

在中东地区格局塑造的过程中,一方面,土耳其作为中东地区的大国与域内大国竞合互动,是塑造中东格局的“博弈者”。土耳其处于相对有利的位置。它是中东地区唯一与所有国家都保持正常关系的大国,与沙特、伊朗、以色列,双边都不存在难以化解的矛盾,在参与地区事务上立场相对超脱。无论是在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阿拉伯民族和波斯民族之间,还是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土耳其是动态平衡的主要力量。另一方面,土耳其与美俄等世界大国相较,存在综合国力不对称的明显劣势,因此它又是中东地缘政治棋局上“棋子”。

土耳其与美俄关系的亲疏将影响两国对中东格局的塑造力。目前,美土关系渐行渐远,而土俄关系越走越近。这导致美国在推行中东地区战略时,土耳其成为不容忽视的不确定性因素。为增强本国对中东格局的塑造力,美国和俄罗斯都极力拉拢土耳其。在美国方面,同为北约成员国是美国对土耳其的最大牵引力,但是美国在居伦问题、库尔德问题上屡踩土耳其的“底线”,大幅降低了土耳其对美国的信任,使土对双方同盟关系的性质产生怀疑。在俄罗斯方面,土耳其改善与俄罗斯关系,是对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存在和影响力扩大的认可,而俄罗斯也能充分理解土耳其的核心关切。在美俄土关系大三角中,土耳其的倾斜方向对美俄塑造中东地区格局具有较大影响。

美国和欧洲不会轻易抛弃土耳其,土耳其也不会轻易离开西方。土耳其是北约中唯一的中东成员国,也是中东世俗化和西化最深的大国,更是中东国家中距离欧盟最“近”的国家,再加上横跨欧亚大陆的独特区位优势和相对雄厚的军事实力、文化底蕴,使得它对美国稳定中东形势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在土耳其的因吉利克空军基地是北约在中东最前沿的军事基地,该基地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人道主义救援等行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外,土耳其还收容了350万叙利亚难民。

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19日表示,土耳其和美国将在叙利亚北部的曼比季地区进行联合巡逻,以寻求当地稳定。曼比季地区位于叙利亚阿勒颇省东北部,靠近土耳其边境,战略位置重要,是叙利亚境内军事重镇。美国国务院中东事务临时负责人萨特菲尔德近日表示,尽管美土关系紧张,但对两国联合巡逻的计划并无影响。

总体来看,美土双方仍互有需求,尽管美土在经济层面摩擦不断,但在军事安全层面的合作却依然继续。

(潜旭明,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